Michiru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2)Michiru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3)Michiru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4)MichiruSaga"> Michiru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2)Michiru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3)Michiru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4)MichiruSaga" />
<track id="UZtpseu"></track>
  • <track id="UZtpseu"></track>

        <track id="UZtpseu"></track>

        1. 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1)

          <track id="UZtpseu"></track>
        2. <track id="UZtpseu"></track>

              <track id="UZtpseu"></track>

              1. ">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2)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3)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4)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5)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5A)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5B)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5C)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6)

                Michiru Sagae: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7)

                “真的是谢谢你啊,没想到你特地陪我来。”风和日丽的下午,站在游轮的甲板上,美惠对站在身旁的鸫和柚姬说。

                “客气啦。”柚姬笑了笑,“刚好我和柴田老师也都想去关岛玩玩,惋惜小爱不想来。”

                “嗯。”美惠点了点头,这艘游轮虽然是一艘比拟老,吨位也不大的游轮,但是航运公司一直尽心努力的保护,所以条件还不错。而且,和很多游轮是吃自助餐不同,这艘游轮的餐厅是每餐都是主厨自己做的各种风味,而且,在之后举行的欢迎晚宴时介绍主厨在法国名店工作过很久。主厨弗雷德里克.C.谢尔曼(Frederick Carl ‘Ted’ Sherman)是一个在法国高级酒店具有丰盛经验的长者,在几年前被航运公司以1.3倍的工资挖了过来,谢尔曼是一个御下极严的高程度厨师,而且一直富有野心,“其野心和邮轮宏大的船体相提并论”。谢尔曼的程度也确切名副其实,欢迎晚宴上,主菜三选一,前菜面包甜点一条龙,而且牛肉“据说”用的是神户的高等牛肉,羊肉也是来自南美的高级货,所以美惠和爸爸托宾·田中很开心的享受完了这次欢迎晚宴。

                邮轮是在晚上起航的,在分开了名古屋后,尽管太阳早已经落山,但是天空中繁星遍布,鸫和柚姬因此走到了船尾甲板上观赏天空中的星星。这艘游轮会先达到关岛,然后前往夏威夷,预计美惠会在关岛下船,而托宾·田中则会在夏威夷下船后乘飞机返回美国本土。不过,这个时候鸫的好心境被一股烟味所打断,因为御下极严的谢尔曼也是一个大烟鬼,这个时候他戴着歪着的帽子,穿着便服走到了船尾甲板吸烟。这股烟味也被鸫闻到了,鸫一直很讨厌烟味,这让她的心境变得大坏。

                “这烟味确切难闻。”在旁边的躺椅上的柚姬也摆了摆手,“算了,回房间吧。”

                在回房间的路上,柚姬无意遇到了游轮的船长,和之前说的谢尔曼野心勃勃御下极严相比,船长是一个中年老好人,他刚刚接替生病的老船长来指挥这艘游轮,他的指挥水准也并不强,而且“据说”非常胆小怕事。但是他对于公司而言唯一的长处就是上级的命令会不折不扣的履行,即使只是一些口头唆使,不过,也有人猜测,正是因为这个人的这种做法,为后面的一系列事件种下了种子。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游轮已经分开了海湾,海水相比近海显明的变蓝,天空中翱翔着白色羽毛的海鸥。在这种相对远离人类运动的区域,海鸥显得更加开放自由而不是紧张。刚刚吃完早餐的鸫和柚姬走到了甲板上看海,此时海岸早已经消散在了视野中,一眼望过去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偶尔可以看到一些海豚或者鲸鱼浮出水面,甚至还有体型宏大的抹香鲸浮上水面,然后换气的时候鼻孔中喷出了大批的水汽。

                尽管有动力船舶早在19世纪下半叶呈现了,吨位也一路膨胀,船舶的性能和抗损性也一路晋升,不管是民船还是军舰,都有过不少在自然灾祸或者面对强盛的兵器攻击大难不逝世的记载。但是,总的来说,即使是最大最好的游轮,在大自然面前也是十分懦弱的,“在大自然和神面前,我们须要坚持敬畏。”柚姬之前在看电影泰坦尼克号后说过这样的话,那艘号称永不沉没的邮轮,很不幸的是第一次出海就沉没了。

                这艘游轮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装备经过了多次升级,还是非常先进,柚姬可以“穿墙而过”悄悄地进入各种装备舱,尽管柚姬不太清楚相干装备的作业,但是通过装备上的标签和放着的各种操作手册,柚姬可以看出这些装备都确切是很先进的。但是,柚姬注意到这些装备的操作手册非常新,“非常清洁,缺乏浏览的痕迹”。而如果换成柚姬自己,那些读过很多次的书,上面会有各种标志笔记,以及从船员的对话来看,这艘邮轮上的船员似乎经验相对不足,这些也为后面产生的一些事情种下了种子。

                邮轮高速航行的时候,刮起的风还是不小的,柚姬因此走上甲板之前,戴上了一副宽边帽子。走到中部甲板上,柚姬看到美惠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看着远处已经升起了的太阳,“吃早餐了吗?”柚姬问美惠。“还没有呢,等一下再吃,还没饿呢。”美惠笑了笑。

                “我也还没有。”柚姬笑了笑,“柴田老师在吃早餐,好像在和你爸爸聊了起来。”

                “哦。”美惠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远处水天线上呈现了一艘船,那是捕鲸船勇新丸(Yushin Maru),很不幸的是,刚好一头小须鲸(Balaenoptera acutorostrata)呈现在了海面上。小须鲸又称Minke Whales,小须鲸虽然是所谓的“小须鲸”,但是体长依然可以到达7.8-9米,体重可以超过5吨,最大的小须鲸体重到达8.6吨。而发明了这头小须鲸后,那艘捕鲸船上的人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样高兴,各种捕鲸工具一起上,将这头宏大的小须鲸从海里面捕杀,顿时水面被染成了红色,虽然因为距离太远,美惠并没有看出来。

                小须鲸,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距离有一些远,但是美惠还是识别出了那是捕鲸船,“好像捕鲸船这几年又多了[1]。”美惠说了一句,“是的,究竟3年前日本退出了和捕鲸相干的国际公约。”柚姬在旁边说,“官方的说法是当今各国水产资源紧张,而鲸类所吃的鱼是人类捕获量的5倍,所以捕鲸是为了对水产资源的维护,但是这种说法基本站不住脚。”

                “是吧。”美惠点了点头,“鲸鱼可不会像人类那样搞寸草不生式的捕捞。”在美惠心中,静叶补了一刀。

                “啊这!”美惠一时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比如说各种拖网犁过海底,从海面到海底,而且网眼特殊小,即使是一些手指粗的鱼都跑不掉。当然,什么鲨鱼海豚也一股脑的捕杀不放过[2]。”静叶说。

                “是吧,这么狠啊。”美惠说。

                “而且,以前的时候,远海对于大部分鱼群是安全的,自从上个世纪冷藏技巧成熟后,远洋渔船开端增添,远洋对于鱼群也不安全了。”这个时候,鸫呈现在了身后,“当然鲸鱼也是,如果没有国际公约,没有一片海域对于鲸鱼是安全的。”

                “说道捕鲸啊,小的时候也吃过鲸鱼肉,但是感到不算特殊啊。”美惠想了起来。

                “我小的时候也吃过,只不过比拟少。”在美惠心里面,静叶说。

                “是吧。”

                “也去吃早餐吧,你们好像还没有吃早餐呢。”鸫看了一眼美惠和柚姬。

                回到餐厅里面,柚姬和美惠共用了一副耳机,手机里面放着三枝夕夏的I'm In Love,而盘子里装着烤的很脆的培根,和介于液体固体之间的西式炒蛋,还有香肠和烤好的吐司面包。“早餐也确切不错。”美惠拿着刀叉切割盘子里的食物,吃了一口香肠后说。

                “嗯,是的。”柚姬点了点头,“而且这艘游轮的价钱还好,算比拟廉价的。”

                “确切。”美惠点了点头,“现在爸爸在美国找到了新的高收入工作,所以特地带我出来玩。”

                “也挺好的啊。”柚姬笑了笑。

                在餐厅里面,柚姬还注意到好像登上船的游客中,有不少修学旅行的学生,这些学生第一次登上游轮,都显得很开心,不过看到这里,柚姬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到。只是她暂时说不明白不好的感到到底是什么。

                而此时,在船长室里面,“还要再加速吗,这艘船的动力装备究竟有一些老了。”船长拿着卫星电话问公司的引导。

                “当然。”电话那头公司引导说。

                “好吧。”船长点了点头,然后对大副说,“加速吧。”

                “好。”大副点了点头,随后他操作车钟,顿时动力舱里面的人紧张的在晋升动力体系的功率,游轮的速度又上升了一个级别,这样的话有可能比预计时光早1天左右抵达关岛。而这个决策,也为后面产生的一系列事件种下了种子。

                轮船上除了有高程度的厨师外,也有高程度的乐队,而且这个乐队的指挥,好像是有名的指挥家小泽征尔(Seiji Ozawa)的学生。柚姬在下午的时候和美惠在船上听了出海以来的第一场音乐会,音乐会的质量确切很高,指挥不愧是小泽征尔的学生。在音乐会停止的时候,台下响起了热闹的掌声。

                小泽征尔(Seiji Ozawa)

                前一天下午的时候,当时柚姬说她和鸫都想去关岛玩玩,这是事实,但是鸫对于乘船心理是有一些发毛的,乘飞机到是乘了好几次。所以鸫这一次特地带来了她的一个朋友送给她的一副哨子,说在海上遇到危急时刻的时候,吹响个哨子的时候会有奇效,但愿真的管用吧。

                而此时,在房间里面,柚姬在电脑前观看着今年十段战的直播,由许家元八段挑衅芝野虎丸王座·十段。许家元八段是有名的台湾旅日棋手,曾经在2018年的碁圣战中3:0零封当时如日中天的井山裕太七冠(现在井山裕太拥有棋圣,名人和本因坊头衔),而芝野虎丸在2019年击败了张栩名人,篡夺了名人头衔,后面又从井山裕太手中篡夺了王座,从村川大介手里篡夺了十段头衔,但是名人头衔在第二年被井山裕太夺回。似乎现在许家元八段取得了优势,而芝野虎丸的情形有一些不妙。

                许家元八段(キョ カゲン / HSU, Chia Yuan)芝野虎丸王座·十段(シバノ トラマル / SHIBANO, Toramaru),图片来自日本棋院官网

                到了中午的时候,走到餐厅里面,虽然说一些不太懂礼数的学生在吧台前叽叽喳喳,但是大多数人依然十分的宁静,交谈也很有礼貌。也是为了配合宁静的环境,一名钢琴手弹奏着宁静的钢琴曲,“好像是中村由利子的夢の帆影。”静叶听了出来是中村由利子的音乐。“嗯。”美惠点了点头,“而且弹得不错。”美惠说。“确切,餐厅的安排也非常不错。”柚姬说,然后柚姬和美惠坐到了其中一个吧台面前,在吧台前做菜的正是之前提到的御下极严的谢尔曼。今天中午的主菜是名副其实的“海陆空大会”——谢尔曼给了柚姬她们3个选项——鲸鱼肉,阿根廷牛肉和鹅肝中三选一,“就阿根廷牛肉吧。”柚姬想了想对谢尔曼说,美惠想了一下,也要了阿根廷牛肉。

                “好。”谢尔曼见到柚姬是日本人,用生硬的日语说,随后他开端在平底锅上煎牛扒,顿时柚姬和美惠,还有鸫都闻到了牛肉的香味。“没想到还有鲸鱼肉吃。”美惠说,坐在旁边的美惠的爸爸出于好奇,选择了鲸鱼肉。

                “因为好像这家邮轮公司,还控股了一家渔业公司。”在美惠心中,静叶说。

                “本来如此。”美惠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鲜榨的橙汁,说。

                “这家公司的捕鲸船保有量,不管是吨位还是数量,都是日本第一,而且每年捕杀鲸鱼的数量也很多。”静叶补了一刀。

                “够狠的。”美惠摇了摇头,在她爸爸说要鲸鱼肉的时候,美惠看了爸爸一眼,眼神很不对劲,但是她爸爸没有意识到,而此时另外一个厨师也把大块的鲸鱼肉下锅了。于是美惠也只好不说什么。不过,等到鲸鱼肉端上来后,托宾·田中就有些懊悔了,因为这鲸鱼肉咬起来非常硬,有点像那种老牛肉。

                吃过饭之后,美惠在去洗手间的时候,路过厨房,这个时候她刚好听到那个御下极严的谢尔曼的怒吼。“都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调配的蘑菇汁盐太少了。”谢尔曼对一位年青厨师说。

                “已经比拟咸了,如果再加盐的话很多客人可能会受不了的。”这名厨师低下头辩护。

                “行啦,这不是理由,要严厉依照我制订的配方去做,清楚吗?不要自作主意。”谢尔曼手指指着这名厨师的脑袋,说。

                “啊这,今天中午牛扒的酱有点咸啊。”美惠心里想,“如果还加盐的话……”

                “看名字,那个厨师好像是美国人,可能美国人口味比拟重吧。”静叶心中对美惠说。

                “嗯。”美惠点了点头,“美国人对糖对盐对油特殊的热衷,他们的食物经常甜得要命或者干脆是喝油,盐可能也是这样吧。”静叶说。

                “好吧。”美惠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里面,柚姬开端持续去观看芝野虎丸王座·十段对许家元八段的直播,似乎许家元八段的攻势凶悍,芝野虎丸王座·十段的棋有一些吃紧。“说不定许家元有可能走出两年前的暗影。”柚姬心想,两年前,在碁圣战中,许家元被已经当父亲的羽根直树九段击败,羽根直树篡夺了碁圣头衔。要知道,张栩九段,羽根直树九段,高尾绅路九段和山下敬吾九段那一代棋手,基础上已经不应当是日本的年青高手的对手了。成果,3年前的名人战,张栩九段王者归来击败井山裕太篡夺名人头衔,随后在第二年本因坊循环圈中,河野临九段大翻身篡夺了本因坊挑衅权,虽然在本因坊战中被井山裕太击败,但是似乎以此为信号,羽根直树也发起了反扑,在当年碁圣战击败了许家元八段。可以想象,这对于许家元这个年青的台湾旅日棋手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并且之后许家元八段在芝野虎丸击败井山裕太篡夺王座头衔的时候,在天元战面对井山裕太功败垂成,一年后农心杯对辜梓豪九段的时候更是因为心态炸裂,在还可以下的时候认输。这些情形阐明许家元八段可能除了技巧上,在心理上也遇到了一些危机,但愿许家元八段可以走出来。

                张栩九段(チョウ ウ / CHANG, Hsu),图片来自日本棋院

                落日之后,棋局也停止了,许家元八段一直把优势坚持到了最后赢下了这盘棋[3]。柚姬合上电脑,筹备去吃晚餐的时候,听觉敏锐的她听到了船底传来了一阵闷响,但是她一时光也说不明白产生了什么。理论上这艘船的安全性是非常不错的,即使5个密封舱进水也应当不会沉没。

                而此时,在船头的底部,船员们面对突然呈现的破口觉得非常无力,海水快速的涌入了6个密封舱!很快情形到了船长那里后,“知道了,先停车,我请示一下公司。”船长对汇报的大副说,然后他关上了房门,试图用卫星电话请示公司。同时,那声闷响很多人都听到了,于是为了安抚情感,广播里面则说不要张皇。虽然说在西方国度,有一种观念叫没有新闻就是好新闻,但是正是因为没有新闻,柚姬反而觉得更慌。

                鸫也觉得了不对劲,尽管此时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她已经感到到了船体不再是平衡的状况了,她走到了下层甲板,已经可以感到到海水水位的不断上升,回到上层甲板的房间的时候,最底层的舱室的玻璃窗已经和海程度行了。“我感到这船没救了。”尽管鸫不懂海事,但是她还是本能的嗅到了逝世神的气味(说一下,这些人物除了美惠和她爸爸都不是人,都有一些超惯例技巧),而且也可以看到一些老鼠开端向船尾跑。

                “我也感到。”柚姬拿着咖啡杯,对鸫说。

                于是,柚姬立即走到美惠的房间,“穿好救生衣,这艘船没救了。”柚姬敲响了美惠的房门,对美惠说。实际上,此时船长已经乘坐着小艇偷偷摸摸的跑了。

                虽然说水位在不声不响的上涨,但是很多岗位都还没有适当的反映,厨师长谢尔曼还在指挥着厨师筹备晚餐的食材。今天晚上有挪威的烟熏三文鱼,烤鲸鱼肉,烤青花鱼,生鲷鱼片等菜要筹备。在闷响呈现的时候,一名听觉敏锐的厨师也发觉了不对劲,当时他在筹备腌制鲸鱼肉的酱料,“感到有一点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响。”这名厨师说。

                “好好筹备食材,究竟船上有好几千人,我们的义务很重啊。”谢尔曼看了一眼这个厨师,因为他平时就御下极严,于是这名厨师只好不发话,持续筹备食材。不过谢尔曼此时自己心里面也发毛。

                正如预测,海水水位的不断上涨,也被一些人发觉到了,但是因为船长和大副等人的跑路,基本没有组织起有效地分散,所以……

                大约半个小时后,半个船头已经没入水中,托宾·田中作为一名老FBI,仿佛已经看到了逝世神挥动着的镰刀。但是托宾·田中此时也没有好措施,他只是穿上了救生衣,同时拿到了信号棒,盼望这些东西可以派上用处,而这个时候,因为一名操作员当机立断发出了求救信号,所以有救济船只正在快速赶来。然而,最近的一艘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好像装聋作哑似得,此时还没有反映,而最快的船只,因为航速只有12节,须要两个半小时才干够赶到。

                尽管水位还在不断地上涨,船员中也渐渐地呈现了凌乱,但是鸫此时还没有从房间里面出来,房间里面的氛围还算安静,“我该怎么办?”鸫问自己,此时安静的氛围反而让人毛骨悚然。因为大多数乘客还没有很适当的反映,很多人都还呆在原地,而没有得到唆使的船员也没有什么逃生的举动。

                “帮帮我。”鸫心里面默默地说,也许她的一个朋友可以想措施帮她。

                “人很多时候有一个习惯性机制,这种习惯性的机制减轻了他们的思维累赘,但是这也会带来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事后,船上的生还者之一,神经和认知科学教授利根川教授写道,“911的时候,一些逃生的职员,在分开之前还细心的关闭电脑等装备,这就是一种习惯性机制,这可以说明在没有船员领导的时候,大多数乘客一开端几乎没有反映。所以,对于安全守则和逃生,应当有足够的平时训练,内化成人们的习惯性机制。”而水位上涨的速度比预想中的快很多,很快游轮全部船头已经沉入了海水中,船体的倾斜已经非常显明了,但是这个时候逃生就已经艰苦了许多。

                “但愿这可以帮到忙。”鸫在船尾,用力的吹响了朋友送的哨子。而虽然说通讯员坚守岗位,不断地发出救济信号,但是不远处那艘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还是装聋作哑,因为要“等上面的唆使”。而此时,海水不仅仅盖过了船头的甲板,而且前部的餐厅和厨房也已经还是涌入齐腰深的海水,正如利根川教授所说,厨师和服务生逃跑的时候,还在细心的关闭各种电气装备,将餐具锁进柜子,因为这是一种“习惯性机制”。然而,之前说过的那个野心勃勃御下极严的谢尔曼,早已经跑的比兔子还快跑到了船尾。

                而美惠,因为托宾·田中这一名老FBI,早已经反映过来,也穿上了救生衣,带好了信号棒,就等船彻底沉没的时候立即跳进海中,然后用力的游走以避开旋涡。究竟,此时是晚上,跳入海中很快会失温而逝世,如果没有救济的话。

                船舶沉没的速度确切出乎意料,等到船的倾斜角度大到了站立不稳的时候,场面已经极度凌乱,不过还好托宾·田中和美惠已经登上了好不容易放下的一艘救生艇。而这个时候,鸫脱下了鞋子(因为会增添落水后的重量),心里面一个声音告知她,“赶紧跳。”鸫深深地吸了一口吻,和柚姬从船舷跳了下去。然而,正当她们要坠入海中的时候,突然好像打到了什么,晕了过去。

                等到柚姬醒来后,柚姬感到到自己好像躺在什么软软的东西上面,她打开了防水手电,发明自己躺在沙滩上,“运气那么好?被冲到了沙滩上?”柚姬看着旁边的鸫,“柴田老师,醒醒。”

                “没事吧,还好我赶到的很及时。”见到鸫醒了过来,还有两个穿着泳衣的年青女孩子靠了过来,“谢谢。”鸫很衰弱的说,“第一次见到你,之前都是听我的朋友说过你,泳子。”

                “嗯,这我的朋友春乃。”泳子说,介绍了一下旁边的白色长发的春乃。

                “还有,其他人救了吗?”鸫此时很衰弱,她小声地问。

                “没有,就你们两个。”春乃很干脆的答复,两个海神就救了她们。

                “美惠……”柚姬这个时候流出了眼泪,她不知道美惠已经上了救生艇。

                “现在几点了?”鸫很衰弱的问。

                “嗯,现在10点吧。”柚姬的手机在防水袋里,柚姬看了一下时光,“也就是说,已经沉了两个小时了。”

                “为什么不救其他人啊,这个水温等不到救济船来都会逝世的。”鸫强撑着说,“是啊,为什么不救。”

                “我只想救你,还有你的朋友,其他人,我不愿意。”泳子看了一眼春乃后说。

                “该逝世的。”柚姬说,“现在去也只能给大多数人收尸了。”

                把事件倒回到两个小时之前,当时柚姬和鸫刚刚往水里跳的时候,就直接被一个光球网住。如果此时是白天的话,可以看到戴着护目镜的泳子悄悄地浮出水面,之后光球缓缓地沉入了海中,柚姬和鸫的灵体顿时被泳子抓住,然后泳子和春乃便借助鲸鱼悄悄地分开了,没有再管其他人。当春乃和泳子分开的时候,全部邮轮前半部分都已经沉入水中,前部几乎所有舱室都灌满了海水,只有寥寥几艘救生艇飘在海面上,而远处,一些人已经可以在看到海上自卫队的驱赶舰的灯光了。此时一艘商船和海上自卫队的岛风号驱赶舰已经离邮轮很近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真的,为什么不去救其他人?”柚姬这个时候流出了眼泪,她质问眼前这两个女孩子。

                “因为,我恨人类。”春乃缓缓启齿。

                “什么?”柚姬大吃一惊。

                “鸫,你和你的朋友先休息一下吧。”这个时候,泳子出来打圆场,一转眼,她们呈现在了岛上一座放弃的神社里面,接着光球的灯光,柚姬看清了神社的房间,这房间整理的还算清洁。“如果你们想走的话,明天再走吧,晚安。”柚姬和鸫都已经很累了,又从泳子那里接过浴衣,然后躺在床垫上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正巧”来了一艘渔船停靠到这座荒岛邻近,于是柚姬和鸫搭乘渔船回到了名古屋。上了岸有了手机信号后,只见柚姬和鸫的手机呈现了N个未接电话,柚姬打回去,“真的,我和秋惠都担忧逝世你了。”美惠在电话里面说。“还好有人救了我和柴田老师,但是我不能说是什么人。”柚姬在电话里面答复。

                参考

              2. ^日本在2010年到2019年的捕鲸数量,可以参考: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186214/japan-whaling-number/
              3. ^这种网被称为“绝户网”,其迫害见:http://gd.ifeng.com/a/20180323/6452901_0.shtml
              4. ^见芝野虎丸读秒呈现失误,许家元先下一城 https://zhuanlan./p/354131983


              5. 分享到:

                猜你喜欢

                <track id="UZtpseu"></track>
              6. <track id="UZtpseu"></track>

                    <track id="UZtpseu"></track>

                    1. maya建模自学靠谱不?

                      2021-06-25 @ 巨大GAY欧美

                      自学当然是可以的咯。AutodeskMaya算是三维动画软件中应用最广,后果最好的了。作为一个大学学习过影视特效制造的学渣,刚进入maya看到满屏的英文和灰扑扑的界画,心坎是瓦

                      听电子音乐的三百元左右耳机推荐?

                      2021-06-25 @ 看全黄大色黄大片美女

                      听电子乐,自然还是要做电子乐装备的品牌才原汁原味。这个价位个人首推可能已经停产的先锋CLV20,其次是天龙早年的C620或C820,声音爽直、电子音色还原度极佳。

                      如何评价米泽穗信的作品?

                      2021-06-24 @ 巨大GAY欧美

                      谈如何评价米泽穗信的作品,首先,他被定义为推理作家。因前期写风格格倾向日常青春,被以为属于轻小说类型。在说他的作品作风前,先谈个人对于推理的懂得。我一直感到推理与数学有莫大的干

                      倚天屠龙记有哪些事情让你觉得不对劲?

                      2021-06-24 @ 可以看黄的网站

                      1.少林寺那么多秃驴,万安寺宝塔怎么能装得下呢?先看张无忌率领明教众人去少林寺的情景,此时少林寺里是空无一人的:————————张无忌叫道:“快抓那个知客僧来问个清楚。”韦一笑

                      为什么喜欢动漫的人往往不喜欢电视剧呢?

                      2021-06-23 @ 桔色成人

                      直说了吧,因为电视剧不好看。爱好动漫的人大多数其实并不是“非动漫不看”的人,而是“只要有好作品就会看”的人,是不在乎那么一点的分歧的,只有少数相对来说比拟极端的人才会“非动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