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Ztpseu"></track>
  • <track id="UZtpseu"></track>

        <track id="UZtpseu"></track>

        1. 历史上有哪些把「死棋」下活的人?

          <track id="UZtpseu"></track>
        2. <track id="UZtpseu"></track>

              <track id="UZtpseu"></track>

              1. 三次突围转向

                1946年6月28日,公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察明中原军区主力向西转移的举动后,命令整编第四十七师、整编第七十二师新三十一旅、三十四旅等军队跟进、堵击,“务必在平汉路东予以歼灭”。同时,对不知去向的一旅,持续以新十三旅、一七四旅对白雀园、余家集地域进行“搜剿”。

                6月28日凌晨,皮定均率一旅从刘家冲动身,出其不意,向西南疾进,避开新十三旅在余家集一线的堵击,揳入周家山以西阵地,在九龙山歼灭公民党军一个连,奇妙地跳到了新十三旅的背后,当夜宿营易家田铺。这是一旅突围中的第一次转向。

                6月29日,公民党整编第七十二师发明了一旅的去向,急令新十三旅下辖的三十九团、三十七团和三十四旅一○一团合击一旅于易家田铺。然而,一旅29日清晨突然90度大转弯,向东南突围,直穿潢麻公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敌人的封锁线,公民党军的合击打算落空。这是一旅突围中的第二次转向。

                公民党整编第七十二师看到一旅向东南突围后,又命令新十三旅尾随追击,十四旅在黄土岗地域堵击。皮定均带领一旅又向东疾进。为了突破黄土岗地域第十四旅的防线,皮定均让旅先遣侦查队化妆成整编第七十二师的谍报队,智取了旗杆店,俘虏公民党军24人,缴枪21支。这是一旅突围中的第三次转向。

                打了三场恶仗

                大牛山之战———突围中的第一场恶仗。

                6月30日,一旅抵近商城境内的瓦西坪,筹备翻越大牛山。大牛山高耸入云,层峦叠嶂,是进出鄂豫皖三省的天然要道,公民党军在这里安排三十四旅一○一团一个营抢占了瓦西坪高地进行截击;应用商城顾敬之保安团和立煌保安团盘踞了瓦西坪西南侧、西北侧高地,对一旅形成夹击之势。同时,一○一团后续军队也赶往瓦西坪。

                一旅刚进入瓦西坪就遭到公民党军的袭击,如不敏捷杀开血路,就会被围歼。皮定均命令一团团长王诚汉:“动作要快要猛,像撕布一样撕开一个口子!”政委徐子荣号令指战员:“抢过大牛山,向党的诞辰献礼!”

                一团三营七连担负主攻,九连助攻,八连是准备队。七连抽20名战士组成突击队,每人5枚手榴弹,在全连机枪的保护下一鼓作气冲上高地,公民党军狼狈溃逃。

                一旅占据瓦西坪高地后,遭到公民党军的激烈反扑。敌人持续两次团体冲锋都被一团击溃。在一团的保护下,二团、三团和旅直强行超出大牛山。此时,大雨滂沱,全山被云雾覆盖,公民党军失去目的无法追击。7月1日晚,一旅全体超出大牛山。

                大牛山一战,一旅不仅突破了公民党军的包抄封锁,还胜利地甩掉了追兵。

                青枫岭之战———突围中的第二场恶仗。

                告别大牛山,一旅在吴家店进行短暂休整,吴家店有个敌人乡公所,虽然人数不多,但是真要打起仗来,他们凭险固守,也会给我军造成伤亡。皮定均决议智取。他把侦查队长找来,嘱咐说:“你们可先派两个手枪便衣班冒充公民党军的特务队进村,把乡公所人员稳住,其他人员在吴家店周围重要路口和山头上隐藏起来,待大军队快达到时,再采用举动把乡公所人员扣起来,缴他们的枪……”侦查队依计行事,顺利攻占了吴家店,安顿伤员,弥补给养。公民党军侦查得知一旅抵近吴家店后,又急令五二七团星夜赶往吴家店地域进行阻击。同时集中2个旅8个团的兵力进行围堵,打算将一旅围歼在大别山区。

                7月10日,一旅在青枫岭遭到公民党军挺进纵队第二团的堵击。青枫岭山势峻峭,人马难以通行。公民党军抢先占据了青枫岭主峰,居高临下用机枪封锁了一旅的前进途径。皮定均命令二团坚决拿下青枫岭,保障全旅通过。

                清风岭突围中诞生的突突回到诞生地

                二团团长钟产生、政委张春森敏捷做出安排:二营担负主攻,一营侧攻。二营四连、六连指战员攀上几丈高的峭壁,穿过没有途径的灌木丛林,用绑腿吊上悬岩,用柴刀、刺刀开出了一条通道,登上了青枫岭的一座高峰。同时,一营一连、二连向青枫岭迂回发起冲锋,两股力气冲上山顶与公民党军展开了白刃战,经过两个多小时鏖战,终于攻占了青枫岭,并追击了5公里。此战,毙公民党军200余人,俘19人,买通了通往淠河的途径。

                淠河之战———突围中的第三场恶仗。

                磨子潭是大别山东陲门户,位于淠河西岸,山陡水急,地势险要,三座大山壁立对岸,突破敌人围堵必需度过淠河。

                一旅向磨子潭疾进时,公民党整编第四十八师一部正朝磨子潭赶来截击。为抢在敌人前面度过淠河,皮定均命令先头营抢先渡河,并命令工兵排搜集资料抢搭浮桥,保障全旅过河。

                谁知抢先度过淠河的先头营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形。先头营营长显然没有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过河之后只派一个连占据山头,突围行军已经13天的官兵疲乏到了极点,营长和两个连在山下睡起大觉。占据山头的一连官兵都由大别山子弟组成,因不愿意分开故乡,集体跑回到大别山打游击。在山下睡大觉的两个连差点被摸上山的公民党军包了饺子,险些给全旅造成灭顶之灾。

                河对岸山顶上响起了敌人的机枪声,曳光弹在河面频频划过,工兵架起的简易浮桥一再被洪水冲垮。

                一旅面临危急时刻,皮定均没有惶恐失措。他沉着地命令一团火速徒步涉河,协助对岸先头营维护渡口,同时部署由工兵排和老乡们组成的渡船队,先将随队转移的女同志和小孩护送过河。

                清晨,王诚汉率一团在河东三团的保护下徒步过河。公民党军以轻重机枪的密集火力封锁河面。渡河军队应用夜暗和大雨的保护,拼逝世强渡。登上东岸后,与先头营汇合占据渡口,保护大军队过河。

                三团在强渡淠河时,三连被敌人切断,与主力失去接洽,后被鄂东军区独立第二旅第五团收编。

                一团发起渡河攻势后,皮定均持续沿河侦查,终于获知上游几百米的处所水位比拟浅,合适军队徒涉。全旅数千人手拉手度过了淠河,化险为夷。

                7月13日,皮旅终于撇开纠缠不休的公民党军,急行军达到大别山最后一个山坡———东山坡。

                过关斩将,巧用奇兵闯三关,会师皖中平原

                在东山坡,皮定均进行了突围中最为艰难的行军发动:争夺在5天内飞越皖中平原,突围到华中依据地。一旅进入皖中平原与新四军汇合,又遇到了三大险关。

                攻占毛坦厂是第一关。

                分开东山坡,一旅向东南方向灵活。当得知公民党军正从桐城方向而来时,皮定均决议掉头北进,将敌人甩掉。

                7月13日,一旅先遣侦查队攻占了大别山东麓出口处的毛坦厂,歼灭民团局20余人。

                在毛坦厂,皮定均和徐子荣组织召开旅党委会,决议咬紧牙关,神速举动,争夺在敌人安排完成前,穿越皖中平原,争夺突围的最后成功。

                全旅所有炊事担子、公文箱、走肿蹄子的骡马、个人用品全体精减掉,只留下一身单衣和兵器弹药,轻装前进。

                奇袭吴山庙是第二关。

                分开毛坦厂,一旅以每昼夜50多公里的行军速度闯进敌人心脏地域。

                7月15日拂晓,一旅抵达官亭镇。这里由伪军改编的民团扼守。一旅三团前卫第一营以突袭方法将睡梦中的100多名民团官兵俘虏。接着,持续向东北方向前进,沿途多次击退公民党处所武装的袭扰和阻击。

                7月16日,一旅达到吴山庙。这里由公民党寿县保安队驻守。皮定均决议采用奇袭方法篡夺吴山庙,一团前卫九连化妆成公民党军,三下五除二,没费一枪一弹就俘虏保安队30余人,向津浦线飞驰。

                7月19日中午,一旅达到红心铺,离津浦铁路只有20多公里,跨过津浦路就是苏皖解放区了。

                突破津浦线是第三关。

                7月18日,公民党军12个旅的兵力,自徐州、夹沟、固镇地域分三路进攻淮北津浦路东解放区,将重兵屯集在津浦路沿线。他们应用日军留下的碉堡、工事和护路沟,严防一旅通过津浦线。

                为防止一旅闯过最后的防线,公民党第八绥靖区命令整编第七师一七二旅两个团和整编第四十八师一三八旅在明光一线全力进行堵截。

                一旅党委在红心铺召开紧迫会议,皮定均指出,不惜一切代价在翌日6时,从明光与管店之间突破津浦铁路线,并做了战役安排:全旅编成两个行军纵队,以旅直和第一、第三团为右路纵队,第二团为左路纵队,急速行军向津浦路挺进。

                7月20日晨,一旅达到津浦路边。这时,一列满载公民党军队的装甲列车赶来截击;铁路两侧碉堡内的敌军也以轻重机枪猖狂扫射,配合装甲列车将正在过铁路的一团截成两段。与此同时,明光、管店、滁县的公民党军分五路出动,打算从两翼钳击。

                危急时刻,皮定均命令三团截住滁县方向之敌;二团堵击明光、管店之敌;工兵排点燃炸药禁止装甲列车;全旅迫击炮集中轰击敌人车站据点,保护一团冲过津浦路。

                一团指战员从铁路两侧奋不顾身跃上路基,攀上装甲列车,将集束手榴弹投进车内。公民党军遭遇重大杀伤,向明光方向仓促逃去。经过3个小时的鏖战,一旅终于在7月20日10时全体超出津浦线。

                超出津浦线后,一旅向嘉山全速前进,与前来接应的淮南军区嘉山支队会师。

                突围胜利后在解放区



                分享到:

                猜你喜欢

                <track id="UZtpseu"></track>
              2. <track id="UZtpseu"></track>

                    <track id="UZtpseu"></track>

                    1. 育儿经验

                      2021-05-07 @ 巨大GAY欧美

                      我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妈,我从孩子四岁的时候开端锤炼他的逻辑思维,虽然很难有一个具象的尺度去权衡孩子的逻辑思维是否有提高,但是孩子现在的表达才能、处置事情的方法方式显明都有很大的

                      如何评价电影《血战钢锯岭》(Hacksaw 北野望APB-496Ridge)?

                      2021-05-07 @ 桔色成人

                      看国产抗日剧、抗日电影,我们常常被里面的桥段震惊,手撕日军、子弹会拐弯、手榴弹炸飞机……很多时候搞不清是编剧傻,还是编剧当我们傻。但《血战钢锯岭》里面主角开挂的真实阅历,比国产

                      如何看待温铁军教授越来越火?

                      2021-05-07 @ 桔色成人

                      第二个,就是温铁军教授个人,起码他的有个很主要的贡献是突破了西方话语权。我们在解决挨打,挨饿,挨骂后,我们须要的这样的人,所以也能说明,这类人越来越火的情形,比如金张等人。写到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日本男装品牌?

                      2021-05-07 @ 桔色成人

                      beams,beautyyouth,NANOUNIVERSE,SHIPS,rageblue,URBANRESEARCH,JOURNALSTANDARD,ABAHOUSE,har

                      用柯南剧场版打开《进击的巨人》

                      2021-05-07 @ 巨大GAY欧美

                      《红与黑的碰撞》系列十年记:五跟七:《红与黑的碰撞》十年记(前篇).柯南美剧,还没全是卧底的黑色组织​zhuanlan.五跟七:《红与黑的碰撞》十年记(后篇).最后的的主线经典